分类:欧冠积分万搏app20.0

平凡的世界,真实的路遥

平凡的世界,真实的路遥

  【中国故事】

  作者:航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路遥的时间——见证路遥最后的日子》等)

  2019年12月3日,是作家路遥诞辰70周年纪念日。路遥的生命虽然只有匆匆40余年,但他的作品,他的精神,却照亮了无数读者的人生道路。本文作者是路遥的同事、朋友,在路遥生命的最后两年,曾陪伴照顾路遥,在本文中,他记录了自己眼中的平凡而又不平凡的路遥。

平凡的世界,真实的路遥

插图:郭红松

  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在这次大会上,已故著名作家路遥被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荣誉称号。

  这份荣誉对路遥来说,实至名归。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他用手中的笔深刻描绘了1975年至1985年间波澜壮阔的生活场景。这是党和政府给他的最高褒奖,也是对他文学创作的再一次肯定。

  然而,这位被授予“时代先锋”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将近30年了。

  路遥是一位有着远大梦想的伟大作家,几十年来,他用殉道式的写作方式,“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创作精神,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创作出一部部精品力作。

  无论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在困难的日子里》《人生》,还是后来获茅盾文学奖的《平凡的世界》,以及他最后的生命绝唱《早晨从中午开始》,这些作品传递了正能量,激励了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

  他是文学战线上的一面旗手,也是时代的歌者,站在陕北黄土高原,描绘祖国大好河山,抒发向善向上情怀,使读者产生强烈共鸣。

  路遥,无愧于这个时代,无愧于脚下的土地。

  伟大的养母,含辛茹苦地培养出一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

  路遥,一个贫苦农民家的孩子,出生在陕北清涧县石咀驿的王家堡。在他的记忆中,儿时几乎没吃过一顿饱饭,苦难紧紧伴随着他。

  8岁那年,家里实在养活不了他们兄妹几个,忍痛割爱,把他过继给延川县郭家沟村的伯父。很难想象,一个家庭会把长子过继给别人,也许唯一能解释清楚的就是一个字——“穷”。

  就这样,路遥从清涧到了延川。

  路遥去的郭家沟,跟王家堡差不多,伯父的家境也不怎么样,只能说有口饭吃。路遥像小树一样一天天地成长,在村里上完小学,眼看要上中学了,可上中学得到延川县城。这是比较严峻的问题,以路遥家当时的情况,要去县城上学,几乎不可能。伯父是地道的农民,他想让路遥在山里劳动。

  路遥从小就是个执着而倔强的人,不会向命运低头。他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勤奋读书,才能改变人生,否则像父辈一样,永远不可能从山沟沟里走出去。他要把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他据理力争,甚至跟伯父针锋相对,赌气地什么营生也不干,非要上学不可。村里一些好心人觉得孩子想上学是难能可贵的事,不断劝说路遥的伯父,说孩子指不定是块读书的好料。

  就这样,他几乎用讨价还价的方式,取得伯父的同意:如果能考上,就去延川上学,考不上,回家种地。

  路遥真是争气,以优异成绩考入延川中学。可延川县城离郭家沟较远,几十里的路,一个上中学的孩子,怎么可能天天跑回家吃饭呢?

  问题很严重,现实很残酷。

  实在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路遥只好把两顿饭变成一顿饭。可他正是长身体的年龄,整天在学校饥肠辘辘,怎么读书呢?

  养母想办法给孩子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老人家鸡不叫就从家里动身,走很远的路到邻近的延长县去要饭,把要来的黑馍馍掰碎晒干,然后步行几十里路,送到路遥上学的延川中学。

  可以这样说,路遥的养母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老人家之所以舍近求远,跑这么远的路去要饭,就是害怕给路遥丢面子。

  养母一字不识,她绝不会想到,她用这样的方式,含辛茹苦地培养出一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大作家。

  是啊,今天,我们在纪念路遥的同时,千万不要忘记这位母亲,她叫李桂英,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虽然她不知道作家是干什么的,更不明白路遥创作的小说《人生》《平凡的世界》有什么意义,但对她来说,自己拉扯大的儿子,是踏踏实实干事的一个人,她就是再苦再累,也从不给路遥添麻烦,一如既往地奉献着自己的爱……

  路遥去世了,那是所有热爱他的人心中的痛。

  那时候,《平凡的世界》的责任编辑李金玉,突然家里有事,不能从北京去西安参加路遥的追悼会,深感遗憾。后来,她把家里事一处理完,就去西安祭奠这位优秀的作家。

  李金玉是重情重义的一个人,在编辑出版《平凡的世界》的过程中,承担了一般人难以承担的风险和责任,及时而隆重地向读者推出《平凡的世界》。而路遥去世后,她还要去延安,看望和慰问那位培养出获得茅盾文学奖作家的母亲。

  李金玉一路风尘地来到西安,由我陪着她,祭奠了路遥,然后去延安,同诗人曹谷溪一道,前往陕北延川县的郭家沟,看望路遥的养母。

  在那些日子里,老人家得知路遥去世的噩耗,感觉到天塌了下来,她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一个人钻到烂窑里哭了一天又一天,整天以泪洗面。

  我们走进路遥曾经住过的窑洞,黑乎乎的,破烂得不成样子,没什么摆设,冰锅冷灶,凌乱地放着几只碗,几个孤零零的老南瓜非常显眼。路遥的伯父已经去世,家里就大娘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盘腿坐在土炕上,红肿着眼睛,呆呆地。看样子好长时间没好好吃一顿饭了。

  曹谷溪跟大娘非常熟悉,他爬上光板土炕,喊了一声:大娘!老人家如梦初醒般地缓慢抬起头,看见是老曹,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眼泪就唰唰地流下来了。大娘仿佛看见路遥一样,一把抓住老曹的手,死死不放。

  老曹指着我和李金玉,对大娘说,他俩是路遥朋友,专程从北京和西安赶来,看您老来了。

  大娘流着泪,悲痛地说,我可怜的卫儿,他这下可把我给哄下了,去年他还回来一回,跟我睡在一个土炕上,亲热地跟我拉了一晚上话,说要把家里的烂窑整修一下,要让我过几天好日子,可他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是啊,路遥,你不应该这样,应该兑现自己的承诺,怎么能言而无信呢?这不是你的风格……那时,路遥在全国无限风光,不仅获得了茅盾文学奖,而且每年再版发行的《平凡的世界》,高居畅销书榜,被列入高中生必读书目。可是,对于大娘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路遥。

  是的,路遥是他相依为命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孩子,可她一直把他当亲儿子看待,母子在一盘土炕上睡了十几年,还在一个锅里搅了十几年稠稀。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路遥的成名作《人生》出版,并获得1981—1982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别人在她面前夸她儿子有出息,她虽然搞不明白《人生》是什么玩意,那个高加林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心里无比高兴。可同时,难免担心她的路遥,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根据《人生》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全国热映,其中有高加林抛弃巧珍的情节,一些老百姓看了电影就有些激动,毫不客气地把高加林骂了一顿,觉得他是不是良心让狼给吃了;老百姓同时也捎带着骂上了路遥,觉得电影之所以是这样一个悲剧结局,跟一位叫路遥的作家有很大关系,因为故事是他这个人编出来的,说不定他就是一个卖良心的人……老百姓议论高加林的那些话,或多或少传到大娘的耳朵里,老人家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到别人不是骂高加林,而是在骂路遥。可老人家心里清楚,路遥绝不是走后门进城的,关键是他没抛弃城市姑娘,怎能这样骂他呢?

  可以说,大娘是非常护犊子的一个人,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在她的心中,路遥是堂堂正正的人。她理解路遥,懂得路遥,可以为路遥遮风挡雨。在某种程度上,路遥就是她心中的一盏灯。

  就要同路遥养母告别了,看着一身单薄站在院子里的老人家,我的心里锥刺般难受,真想上去抱一抱这位大娘,或者安慰她几句,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连扭头看她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只有眼泪默默地流……

  他是一位典型的陕北硬汉,个性鲜明,看上去不善言辞,可内心蕴藏着很多故事

  路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熟悉路遥的人,都知道他嗜烟如命,除了吃饭和睡觉,一般烟不离手。他还有一个爱好是喝咖啡。只要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点一支烟,再冲一杯咖啡。这两样东西,一样也不能少,坚持了几十年。

  路遥矮矮胖胖,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善言辞,让人感觉他这个人城府很深,像一位大干部。但从他的穿戴来看,却又邋里邋遢,一点也不讲究,不认识的人绝对不相信他是大名鼎鼎的作家。

  我认识路遥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他正在榆林宾馆创作《平凡的世界》第三部,我是清涧文化局的干事,想见他,可我不认识路遥,路遥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我想到了榆林地区群众艺术馆的朱合作。他是榆林数一数二的名人,不仅文学创作上卓有成就,而且没有架子,那些能写会画的人都跟他打得火热,可以随便去他家,随便跟他开玩笑,随便在他家吃饭。

  朱合作是跟路遥走得最近的一个人。他俩都是清涧人,都从事文学创作。路遥觉得朱合作憨厚实在,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路遥在榆林宾馆创作《平凡的世界》第三部那些日子,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格,确定了创作目标,规定了创作时间,一般人不能打搅。一天的创作任务完成了,如果觉得比较满意,路遥会主动放松一下自己,宾馆的饭也不吃,漫不经心地走到群众艺术馆,去朱合作家吃饭聊天。群众艺术馆距宾馆很近,几分钟就到了。在朱合作家把陕北饭一吃,再“情投意合”地说笑一阵。有时,朱合作会请群众艺术馆里的婆姨女子和路遥跳舞。不过,路遥的舞跳得实在不敢恭维,那些婆姨女子实在不愿意跟他跳舞,关键跳不到一个节拍上,她们细皮嫩肉的脚,被踩了一次又一次。

  在陕北榆林,朱合作是最了解路遥的一个人,路遥也非常信任他。朱合作是一个热心人,路遥也有情有义,他对朱合作几乎有求必应,榆林好多县文化馆办的内部文学刊物都有路遥的题词,都是通过朱合作穿针引线。

  那么,我想见已经在全国大红大紫的路遥,只能求朱合作。

  就这样,朱合作带着我,从艺术馆走到榆林宾馆,见到了我所崇拜的作家路遥。那时候他很年轻,从衣着相貌看,就是实实在在的普通农村青年,没有钱,买不起像样衣服。这就是他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这么普通的一个人,怎么会写出这么厉害的小说呢?

  客观地说,路遥是待人非常热情的一个人,而且非常有礼貌,只要兴趣相投,没有不能说的话,甚至心中隐藏的秘密。

  他是一个讲原则守规矩的人,从来不逢场作戏,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是什么就是什么

  路遥是从来不计后果的拼命三郎。他以殉道式的精神,以苦行僧式的写作方式,用六年时间,竭尽全力地投入《平凡的世界》的创作。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永远地离开了热爱的土地和人民。

  我所见到的作品之外的路遥,是一个真实的路遥,平凡的路遥。

  他有优点,也有不足。他喜欢洪荒亘古的高原、沟壑纵横的山体、深深扎根黄土的树木,以及这一切风景铸就的陕北历史。黄土高原孕育了他宏大的人生理想和辽阔的人生视野,他也将这种难以割舍的黄土文明沁入自己的创作中。《平凡的世界》塑造了内心强大、有着强烈英雄梦的主人公,孙少平在饥饿寒冷中仍然不放弃读书,反而更努力拼搏的形象,是路遥笔下所有人物和他自己人生经历的投射。这种坚韧蓬勃的力量使高加林走出高家村,使孙少平走出双水村,也使路遥走出王家堡,成为著名作家。

  因此,在病中的路遥,坚信自己一定能站起来,《平凡的世界》仅仅是他长篇小说创作的开始,他将用十年时间,创作五部长篇小说,每一部都要超过《平凡的世界》!

  路遥性格直爽,非常讲原则,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是什么就是什么,你绝对不能把一说成是二,把二说成是一,那就麻烦了,他最讨厌这样的人,甚至跟你针锋相对,认为你这个人有问题,不实事求是,口是心非,简直是老公鸡戴串铃假装大牲灵,他会毫不留情地当着众人面批评你。但在这个社会上,人讲的就是面子,人的面子都让你给撕了,那他能跟你和平相处吗?他会千方百计找你的麻烦。

  人性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管什么人,从事什么职业,官位有多高,一定要有人性,不要一意孤行,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该讲规矩讲规矩,该讲诚信讲诚信,那是给自己积德。路遥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对言行不一致的人,你不要跟他讲道理,因为他跟骗子没什么两样。

  他是一个有原则、有使命、有责任感的作家。

  有一阵子,有种传言像妖风一样,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当面不止一次问过我:路遥和陈忠实关系到底怎样?有人说他俩见面也不说一句话,背地里互相攻击,是不是这样?路遥和贾平凹的关系如何?据说,他俩的关系更糟?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这些好奇的人,不要以为作协是文人扎堆的地方,就会一个个互相攻击,说对方坏话。我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但路遥、陈忠实和贾平凹之间,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发生,至少我没有看到或听到。

  在我印象中,陈忠实是非常大度的一个人,不管有怎样的风言风语,他一如既往,一直视路遥是他的小老弟。就在路遥由延安转往西安住院治疗期间,每次我在作协见到陈忠实,他都会仔细询问路遥的病情,并要我转告路遥,一定要挺住,有机会他就去医院看路遥。

  就在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后,作为老大哥的陈忠实,在祝贺小老弟的同时,也憋了一股劲,一定要写一部可以垫棺的书,并像路遥一样,拿一个茅盾文学奖。据知情人透露,陈忠实老伴曾问他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如果老陈写出的书,成功不了怎么办?老陈毫不犹豫地告诉老伴,成功不了,就回家跟你一块儿喂鸡。

  路遥和陈忠实,他俩在文学创作领域里,相互辉映,一个影响一个,一个激励一个。

  正如路遥在病床上所说,《平凡的世界》只是他长篇小说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一旦他站起来,他要用十年时间,创作五部长篇小说,每一部都要超过《平凡的世界》。

  可是,路遥再也无法实现自己的宏伟梦想了,他带着巨大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给喜爱他的无数读者,留下了永远的怀念。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29日 14版)

[

责编:董大正

]

“阅读中国”主题书展亮相科伦坡国际书展

“阅读中国”主题书展亮相科伦坡国际书展

“阅读中国”主题书展亮相科伦坡国际书展

  2019年科伦坡国际书展20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开幕,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原出版传媒集团承办的“阅读中国”主题书展在本次科伦坡国际书展上亮相。为方便斯里兰卡民众更好地感知中国,中国展台集中展示汉语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中医、少儿及武术类等近400种精品图书,其中包括针对斯里兰卡汉语学习者的僧伽罗语版国际汉语教材教辅类图书。科伦坡国际书展由斯里兰卡出版商协会主办,是斯里兰卡最大的书展,也是南亚地区的重要书展之一。新华社发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22日 08版)

[

责编:侯甜

]

故乡在远方

  作者:曹文轩(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此文为《大地知道你的童年》一书序言)

  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讲,故乡在情感指涉上其实是约等于乡土的。乡土并非仅指一方水土,更重要的是这方水土所养育出的精神和情怀。乡土乡情,童年童趣,写人纪事,抚今忆昔,乡土甚至可以看作是整个中国现代文学贯穿始终的基调。董华的《大地知道你的童年》,正是一本充满故乡味道的散文集。全书九个单元,一百五十篇短章,花鸟虫鱼,世情百态,写尽了北方童年的生动与丰富,让我这个旅居北方多年的南方人也增长了不少的见闻。

  汪曾祺每当写到故乡时总会说“我们那个地方”,他像孩子熟悉母亲一般熟稔那个地方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种风景,如数家珍,侃侃而谈。但是风土人情,写得有趣不足为奇,写得有情绝非易事。天南海北,风情各异,找出一两处此处独有而别处难寻的景致和特色来渲染一番并不高明,高明的是写出这方水土的人情。正如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让人记住的远远不是沱江两岸高高的吊脚楼,不是硕果累累的桃园,不是漂泊不定的渡船,而是那青山绿水的风景中,生活着的人,他们的良善,他们的狡黠,他们卑微而又坚韧勉力活着的状态。《大地知道你的童年》写顽劣的孩童,斗草捉虫,爬树下河,偷瓜摸蛋,打泥仗捉迷藏,正月十五散花灯,追忆童年的背后,却让人感受到“那个地方”生活着的人对泥土的热爱,对自然的敬畏,对万物的悲悯。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逝者如斯夫的忧伤,因为年华老去,记忆中的故乡终究还是成了一代人回不去的遗憾。

  我料想董华在写作这本书时一定是愉悦和享受的,正如我在阅读时感受到的愉悦和享受一般,因为读着读着,就会让人忘却钢筋水泥般的城市,逃离熙熙攘攘的人群,回到远方的故乡。那个空旷的天空下,一片同样空旷的田野上。—个瘦弱的男孩,漫无目的地走着,穿过几块摇曳的稻田,穿过水边茂密的林子,路过柳条垂落的池塘,踏上一座细窄摇晃的小木桥,爬上高高的河堤,坐在大河旁,看着立满鱼鹰的小船如何在声韵水影中缔造五光十色的捕鱼盛宴,看着热闹的水面重新归于平静。白帆远去,夕阳如血,映照着散落的村庄,稀疏矮小的草房子,纵横交错的水流,阡陌相连的小道,袅娜缠绕的炊烟。生活虽然贫瘠,但是童年的乐趣却很丰盛。每日在大千世界中领略自然光影声色的变幻,日升日落,月圆月缺,四季流转。

  所以,我时常感恩文学,正是因为文学,我才得以时时观照那个记忆中早已远去的故乡,那是我取之不尽的创作宝库,即使我不再写童年的乡村故事,那样的情怀却能奇迹般地使得故事具有再生长的可能,鲜活得几乎触手可及。童年虽然是不可复制的,但是故乡所给予的情怀和精神却永无止境,早已成为我们创作时的血液和命脉,时时生长,历久弥新。

  现代城市的发展带来的是去乡村化,城市无边无尽的扩张,乡村不断被蚕食,同时萎缩和流失的还有乡土的情怀。我有时不免感慨现在孩子的辛苦,生活上虽然衣食无忧,却要在繁重的学业间隙穿梭各大辅导培训班,仅有的闲暇时光也早已被手机电视电脑等占据,即使于乡村留守的孩子们而言,恐怕也早已失去到大自然中找寻乐趣的兴致抑或也没有那样未开发的自然等着他们去开拓。正如董华在书中所言,“对于泥土和泥土里生长的东西,他们还有很多不懂;因为失去了懂得的机会”,童年生活贫乏得近乎可怜,对自然的认识几乎全是从书本上得来,更遑论乡土情怀。这样的童年幸福感大约是要大打折扣的。

  《大地知道你的童年》让我感动的还有对于乡土情怀的传承,乡土社会凝结的基础除了土地,就是情感,而这种情感除了血脉亲情联系之外,就是乡情、邻里之情,进而生成对于天地、自然、人世的态度和相应的礼节。书中那个可爱机灵的叫董为的小男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爷爷的教导下,离开都市,回归乡村,感受自然,拥抱自然,在和睦淳朴的乡间活泼自在地生长着。在当下的教育环境下,与他同龄的孩子相比,董为的童年幸福丰盛得近乎奢侈,这一切都是他爷爷用心良苦的馈赠,而我相信这份生命中珍贵的馈赠一定会在那个叫董为的小伙儿以后的人生中大放异彩。

  故乡是一个人成长的精神底色。我始终觉得一个心中有故乡的人,他的内心一定是宽厚而温暖的,而他呈现出的文字也是浸润了他故乡的水汽和色彩。因为他漂泊游荡的灵魂终有归属。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29日 14版)

[

责编:董大正

]

新型外交智库建设须把握四个关键点

  作者:苏格(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原院长、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会长)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历史发展、文明繁盛、人类进步离不开先进思想的引领”“开展智库交流合作,有助于深化互信、凝聚共识”。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进入新时代,为中国特色新型外交智库建设提供了宽广舞台,提出了更高的时代要求。建设新型外交智库,须把握如下四个关键点。

  一要加强理论创新,增强战略思维。党的十九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并把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总体目标。深入学习习近平外交思想,提出有价值、有影响的新构思、新理念、新观点、新论断,为研判形势、谋划战略、制定政策提供科学理论和方法,是中国特色新型外交智库的使命职责。

  中国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发展也需要中国。中国必须客观求实地研判在国际格局中的定位,明确自身的责任、义务和使命担当。新型外交智库要始终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立足于服务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着眼于维护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围绕国际形势中带有全局性、战略性的核心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要善于“古为今用”,传承新中国外交的优良传统并将之发扬光大,同时善于从我国五千多年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传统积淀中寻求智慧,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提供更多理论依据、专业支撑和丰富滋养。还要善于“洋为中用”,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和方法,放眼世界,博采众长,有分析、有鉴别地吸收和借鉴世界国际关系学研究成果。

  二要聚力咨政建言,做好“二轨”外交。面对复杂变化的国际形势,要“不畏浮云遮望眼”,要能审时度势,对国际格局的力量对比变化、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做到心中有数。对形势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综合性、长期性问题的方向和走势,进行准确的战略判断,避免误判。

  要把握特定历史时期的国家利益,以我国外交阶段性目标、任务和现实问题为导向,客观分析机遇挑战,寻找解决问题的主要路径与方针、策略。深入研究热点、难点问题,要集思广益、开拓创新,站在最前沿、把握新动向、提出新思路、研提新建议。要能提出富有前瞻性、战略性、有创意、可操作、切实管用的对策建议,为中央外交决策当好参谋。

  新时代的国际关系和外交工作是立体、多元的,外交智库的研究与活动涵盖了外交工作的方方面面。新型外交智库的职责和使命不仅在于服务于一线外交,通过国际交流发挥特殊作用,而且还在于完成政府不便直接出面的“一轨半”或“二轨”外交任务。这里既有双边外交任务,也有多边外交使命;既包括交涉、磋商,也涵盖沟通和摸底。

  三要推进公共外交,引领舆论走向。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国内民众对国际形势变化和外交对策等议题十分关心,说明我们的外交有民意基础。在中外文化交流进程中,有必要增强公众对中央外交方针政策的理解和支持,使大家同心同德、步调一致地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为外交工作奠定社会基础,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

  在中国走向世界强国的历史进程中,智库任务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和多向的。中国特色新型外交智库责无旁贷,必须深入研究公共外交的沟通艺术,深入浅出并行之有效地积极引导广大民众正确认识国情,理性观察世界,努力培养和构建开放、包容、平和的国民心态。

  要在国际舞台上提出中国方案,发出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步入新时代,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不同以往,有必要重新规划和践行请进来、走出去,增强同国际智库交流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争取用国际社会听得懂、易接受的语言、角度与方式来表述,增信释疑,求同存异,相得益彰,相向而行。

  四要注重人才培养,强化学风建设。中国特色新型外交智库建设需要坚持党的领导,把握正确的政治导向。“苟利国家生死以”,智库研究必须践行“忠诚、使命、奉献”的中国外交人员共同价值观,不断提高道德修养和精神境界,具备胸怀祖国、心系天下的使命感、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内外兼修,打造外交研究一流人才队伍。我国现在的国际问题研究人才分布不够均衡,须综合平衡“库”多“智”少的问题。新时代,中国外交所遭遇的问题越来越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法律、科技、文化等方方面面,涉及譬如极地、网络、深海、外太空等新的疆域。外交智库绝不能故步自封,必须持之以恒坚持学习,才能不断拓展国际关系研究的深度和广度。还要致力于培养中青年研究骨干,使我国的外交智库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智库建设要把重点放在提高研究质量、推动内容创新上”。外交研究是一个长期、艰苦、细致的过程,必须养成科学严谨的思维习惯,脚踏实地、求真务实、刻苦钻研、潜心治学,才能真正有所建树。近年来,中国智库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并取得丰硕成果。但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有的智库研究存在重数量、轻质量问题,有的存在重形式传播、轻内容创新问题,还有的流于搭台子、请名人、办论坛等形式主义的做法。”今后应践行“勤俭办外交”、节约办研讨,力求避免内容上的简单重复,练好“内功”,产出原创性、高质量成果。

  我们正处于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时代,也是从事外交和国际关系研究的专家学者大有可为的时代,中国特色新型外交智库恰逢难得的历史机遇,更要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同时通过交流取长补短,立时代之潮头、发思想之先声,为国家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撑,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不断提升、为进一步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作出更大贡献。

  《光明日报》( 2019年12月02日 16版)

[

责编:李丹凝

]

应对气候变化,东风正劲吹

  作者:郭金尔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现实问题。9月23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旨在集中展示各方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和成效,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提供政治推力,提振全球气候行动的雄心和水平。

  自20世纪80年代起,人类逐渐意识到气候变化问题的严重性和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气候变化问题逐渐成为融合环境、发展、外交和全球治理的综合问题。1992年,多国签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确立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最终目标,明确了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各自能力等基本原则,为全球气候治理奠定了法律基础,是气候治理多边进程的主渠道。2015年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大会达成《巴黎协定》,确立了以国家自主贡献为主体的2020年后全球气候治理机制,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进入新阶段。

  近年来,应对气候变化一直是全球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的气候峰会不同,本届峰会特意强调“行动”。的确,当前全球气候治理遭遇逆风,曲折前行。一方面,少数大国毁约退群、倒行逆施;另一方面,全球气候治理“知易行难”。

  疾风知劲草。越是面临危局,越是考验担当。全球气候治理秋风萧瑟之际,一股东风劲吹。

  中国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政府间谈判进程,为推动《巴黎协定》达成和生效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11月30日,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大会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就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阐述中国主张,宣介中国积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和成就,提出气候变化南南合作新举措。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不确定性增大的背景下,中国领导人多次发表重要讲话,阐明中方支持《巴黎协定》、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广泛参与气候治理的坚定态度。2017年初,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演讲时重申中国对《巴黎协定》的坚定支持,强调各方应共同推动《巴黎协定》的实施,中国将继续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百分之百承担自己的义务。

  中国不仅在谈判进程中是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而且积极在其他多边合作框架下为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注入新动能。中国积极就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加强与有关国家和国际机构的对话与合作,气候外交成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亮点。2018年11月和今年6月,中国、法国、联合国连续在二十国集团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和大阪峰会期间举行气候变化问题小范围会议,以实际行动支持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中国积极组织中-加-欧气候行动部长级会议,参加“基础四国”部长级会议等协调对话机制,努力凝聚共识,为全球气候行动注入信心。中国还不断深化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提升应对气候变化能力,赢得国际社会高度赞誉。

  中国不光说,而且做;不光呼吁别人做,更要求自己做。中国一直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和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促进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确立了到2020年和2030年的气候行动目标,以清晰规划和实际行动展现了中国坚决履行《巴黎协定》义务、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2018年相对于2015年,中国单位GDP碳排放强度下降了约45.8%,已经提前完成了作出的到2020年下降40%-45%的目标;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了14.3%。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矢志不移,成果有目共睹。气候变化事关全人类前途命运,需要全世界同舟共济,共同努力,集体应对。得道多助,中国坚持倡导多边主义,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站在历史和道义的正确一边,正在国际上赢得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相信在中国和全世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人类的未来将更加美好。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24日 12版)

[

责编:李伯玺

]